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潘家华:绿色化不是简单的绿化

来源: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年鉴2016 >> 第三篇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重要文件 作者:《暂无作者信息》 浏览次数:130
摘要:  根据中央精神和理论研究,绿色化显然不是简单的绿化,而是要将绿色融入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成为新常态下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和动力。如果说传统工业化的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使绿色化呈现碎片化,那么,在经济新常态下寻求品质增长、内涵提升的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能促使绿色化融入生产生活的各方面和全过程,与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互促共进、相得益彰:工业化必须是全过程的绿色化。绿色化不是简单的绿化、环保和节能,而是稳增长、促改革、转方式、调结构、惠民生的重要手段,应贯彻到社会生产生活各方面。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潘家华:绿色化不是简单的绿化

    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提出了“绿色化”概念。人们对绿化很熟悉,对绿色化则还有陌生感。根据中央精神和理论研究,绿色化显然不是简单的绿化,而是要将绿色融入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成为新常态下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和动力。简而言之,绿色化是一种生产生活方式。

    如果说传统工业化是高消耗、高排放、高污染的“棕色化”发展,那么,经济发展新常态则意味着我国经济将步入低碳、绿色、循环的绿色化轨道。起初,植树种草、防治土壤沙化盐碱化、治理水土流失等是绿色化的主要内容。随着工业化快速推进,资源被大量消耗,废弃物被大量排放,于是污染控制和资源节约被纳入绿色化议程。传统工业化的绿色化手段,就是提高效率和加强工程治理。这样确实能使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物耗、能耗和排放下降。但是,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环境污染仍呈增速趋缓、总体恶化的态势。在“金山、银山”的诱惑下,在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的惯性思维下,很多地方靠山吃山、有水快流,最后的结果是坐吃山空、水污流断。按工业化思维定势建设的一些污水处理设施等,也存在运行能耗高、治标不治本等问题。

    如果说传统工业化的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使绿色化呈现碎片化,那么,在经济新常态下寻求品质增长、内涵提升的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能促使绿色化融入生产生活的各方面和全过程,与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互促共进、相得益彰:工业化必须是全过程的绿色化,从原料—生产过程—产品加废弃物的线性生产方式转变为原料—生产过程—产品加原料的循环生产方式,而且源头、生产过程和产出全面绿色化;城镇化必须是全方位的绿色化,不仅注重发展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绿地空间,而且注重城市空间格局和运行机制的绿色化,均衡配置公共资源,保障城市绿色生产、绿色生活、绿色运行;将绿色化融入农业现代化,应防止过度机械化、化学化(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防治土壤污染,保障粮食安全、食品安全,增强农业生物多样性保护和自然生态系统维护的功能;将绿色化融入信息化,则要求信息生产设施运行、信息网络构建和信息内容的绿色低碳。

    绿色化不仅要融入生产领域,而且要融入制度建设和消费领域。例如,收入分配制度与绿色化密切相关。如果收入差距过大,高收入者炫耀性浪费性消费,低收入者没有能力绿色消费,就会破坏绿色、远离绿色。又如,干部考评制度需要绿色化,否则,如果唯GDP,就会毁坏绿水青山和自然资产。制度建设非常重要的一环在于执行。如果不加大对严重污染事件、规划失误、质量事故的问责,那么,再绿色化的制度也不可能带来绿色化的结果。同时,将绿色化融入消费领域也非常必要。攀比性消费、炫耀性消费、浪费性消费都是反绿色化的。勤俭节约、文明健康的理性消费才是绿色消费。应着力推动人们消费理念和行为绿色化。

  •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0

    章节:《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年鉴2016》 \  第三篇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重要文件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新型工业化道路与推进工业结构优化升级研究

    来源: 中国经济学年鉴2016-2017 \ 第五篇 著作选介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的持续快速增长,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经济发展的条件和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一是资源短缺的矛盾日益突出,环境保护的要求不断提高,拼资源的粗放型增长方式已不可持续。二是生产要素成本大幅度上涨,人民币持续升值,劳动力无限供给的格局发生逆转,基于低要素成本的价格优势

    中国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主要标志与战略选择

    来源: 中国经济学年鉴2014-2015 \ 第四篇 著作选介

    130千字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了到2020年工业化基本实现的目标,衡量这一目标能否实现需要量化的标准和指标。怎么判断一国是否完成了工业化进程,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内涵和标准自然有所不同。中国工业化进程面临一系列重大挑战,既有自身的因素,也有外部环境的制约。到2020年要基本实现工业化,对我国工业发展面临的深层次矛盾

    村庄的“自然城镇化”

    来源: 中国社会学年鉴1995.7-1998 \ 专题研究

    有关现代化问题的经典研究告诉我们,工业化和城市化是一对相互关联的不可分割的历史现象。这种理论的基本假设是,工业化会促使农村居民向城市迁移。发展研究中的“依赖理论”也似乎印证着这种看法,认为受到中心(都市)制约的“边缘”(乡村)难以摆脱萎缩和长期落后的命运(A.G.Frank,1985)。按照这些理论预设,处于边缘

    试论当前中国人口发展的阶段特征及其影响

    来源: 中国人口年鉴2014 \ 第三篇 专论

    据《中国统计年鉴2013》,1996—2012年中国大陆城镇化水平由30.48%提升为52.57%,年均递增近1.4个百分点。《201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布中国大陆城镇常住人口达到73111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53.73%,比上年末再提高1.16个百分点。人口城镇化是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人口变迁对现代化进程具有全局意义和影响。中国城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