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诗刊》社第31届青春诗会作品研讨会召开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学术会议 作者:《暂无作者信息》 浏览次数:164
摘要:  “青春诗会作品研讨会”是一次针对“青春诗会”学员近两年诗歌创作的诗会,也是不同的诗歌创作个体的又一次相互碰撞,每年举办一次,它不仅对青年诗人找出自身诗歌创作存在的问题有帮助,还对青年诗人如何汲取社会生活中的各种资源,形成自身复杂多元的个人语言大有裨益。诗人是时代的见证者,青年诗人有着很好的记忆力,他们对诗歌的态度和自身的创作,影响着诗歌事业的发展,这次研讨会对青年诗人的写作有着特殊意义,或许多年以后,当再次回想,心中仍会感到美好。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诗刊》社第31届青春诗会作品研讨会召开

    谁怜把酒悲歌意,非复桃花潭水同。冬日可爱,冬日的江南甚美,这个冬日,有人负喧独坐,有人相约桃花潭畔,把酒言诗,心旷神怡。2017年12月8日,由《诗刊》社、桃花潭文化艺术中心共同主办的“第31届青春诗会作品研讨会”在位于安徽省泾县的桃花潭文化艺术中心举行。此时的桃花潭,天色揉蓝,水流潺潺,空气清澈,给人一种恍如世外桃源之感。《诗刊》常务副主编商震、桃花潭文化艺术中心联合创始人刘永琴、河北省作协副主席大解、《解放军文艺》原主编刘立云、浙江省作协副主席荣荣、新华社安徽分社总编辑陈先发、济南大学教授路也、著名青年评论家胡亮等20余位诗人、评论家出席,研讨会由《诗刊》三编室副主任蓝野主持。

    研讨会上,商震谈到,桃花潭是一个诗意浓厚的地方,这不仅仅是由于李白的《赠汪伦》,还与近些年桃花潭文化艺术中心在文化交流和发展方面的积极实践有关,与《诗刊》的合作也很精致,每一期都会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也源于我们活动的意义和价值与桃花潭有契合的地方。商震还提到,此次参加研讨会的导师大部分不是“青春诗会”时的指导老师,这是为学员们寻找一种陌生感,听听不同的声音。一个青年诗人要有自己的审美,要有创造力,要有自省能力,要学会自我监督,只有这样,才能增强自己的写作能力。写诗如在沙漠里打井,不仅要找准位置,还要有深度。一个诗人,首先要热爱诗歌,并不断增加文化知识的积累,增加经验的整合和梳理能力,以此来拓展审美的宽度。

    陈先发认为,汉诗精微,对语言的每个位置都有要求,对细节、细部要保持警惕,小篇幅保持大容量,要精准表达。年轻诗人的写作中语言精准性的缺失是比较普遍的问题,江汀的诗歌,有当代汉诗中不可多得的精准,他对细部的把握细致入微,这与朵渔、曼德尔施塔姆有相似之处。冷峻的理性、家族史、北京生活、社会的浮躁等杂糅其中,有一种雾气。但江汀的诗过早形成了自己稳固的模式,形式感成熟,调子低徊,不够巧,这就少了些趣味。他的语言可以再活泼些,轻重要有一种平衡,年轻人的写作要在不确定中去寻找变化,在不断变化中寻找可能性。在谈到茱萸时,陈先发提到,诗歌是以语言为手段,以语言为手段的同时又以其为目的,现代性建立的基础是真正探索个体的复杂性。茱萸是个人复杂性比较突出的一位诗人,但他并未真正形成思想的复杂性。写作就是区分,古典资源的东西很多,传统并未消失,只是存在于我们的生活当中,茱萸真正来源于生活层面的少,在语言表面滑行,充满表达的弹性,但从生活中得到的启示少。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学术会议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多种书写语言的交融与冲突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新诗的创立并非一日之功,逐渐成为其书写语言的既有传统古诗、骚体、词曲以及古典白话诗,又有翻译体的挪用,还有对民间歌谣、歌词的借鉴。新诗的探索者也不限于胡适这样的新式知识分子,而是一直存在着试图变革汉语诗歌的不同群体、无数诗人,他们共同分享着变革的愿望与氛围。正是这种总体的“势能”让诗歌史的变革真正成

    2018年中国新诗之一瞥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与2017年这个充斥着各种关于中国新诗百年纪念活动的热闹年份相比,2018年是诗坛回归平静的一年,因为新诗的第一个百年已经成为一段历史了,而新诗的第二个百年,业已悄悄开启了它的初始旅程。面向过去的怀旧情绪与展望未来的憧憬心情,构成了当下诗人们伤感与喜悦相交织的复杂心态。正是在现代汉语诗歌(新诗)世纪(百年)

    《中国诗歌通史·当代卷》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著评介

    虽然关于当代文学、当代诗歌是否应该写史有着不同的意见,而且难以达成广泛的共识,但不可否认,到目前为止当代诗歌史的写作实践已经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当代诗歌史或者类似当代诗歌史的著作已出现多部。现在,《中国诗歌通史·当代卷》的出版当是中国当代诗歌史研究领域一份重要的收获。从研究者的人员组成来看,这四位学者

    走向户外,创造新的诗歌文明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我在墨西哥写这篇编后记,窗外是巨大的古堡建筑与教堂的尖顶,我突然和国内的诗人们保持了半个地球的距离,我站在西方和东方之间,此刻,地球上有多少人在写诗,有多少人在谈论诗歌。2018年中国诗歌经历了什么?我们经过了百年中国新诗的时间拐点,对于专注于自己的写作的人来说,所有的纪念都是多余,所有逝去的背影,给予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