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民俗学:一门伟大的学科》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著评介 作者: 吕微 浏览次数:34
摘要:  通过分析刘锡城对民间文学与民俗学的区分,以及回应非遗对民间文学的理论实践造成的冲击,他发掘出以往民间文学理论内部的理论理性的要求与实践理性的要求间的冲突,以及民间文学研究在社会科学化时代,民间文学作为“语境中生活实践”本身。至此,幽深的小径终沐浴在阳光下,旁边的路牌上写道:实践民俗学就是“通过对主体实践的经验现象的先验条件的演绎还原,推论出并直观到实践主体自身作为自由主体纯粹观念的先验目的,并以此民俗学的时间范式所提供的纯粹观念,用于民俗学的社会实践” 。它“ ‘表述’并‘保护’每一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和生活文化的正当权利” ,以推动社会迈向公民社会的先验理想。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民俗学:一门伟大的学科》
    作者: 吕微

    当每个民俗学者扪心自问:他们研究的是什么时?答案往往莫衷一是。因为即使以民间文学为专业,也无法确定研究者会把它当作是一门谋生的活计,或是一种可供把玩的兴趣,甚或是一项志业。人们可能与它相遇,匆匆一瞥就擦肩而过;或投以凝望,却倍感失望,最终默然离去。吕微历经14年打磨而成的这本书——《民俗学:一门伟大的学科:从学术反思到实践科学的历史与逻辑研究》(以下简称《民俗学》)却试图说明,当我们谈论民间文学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一门伟大的学科,它值得研究者相信、坚守和追求。

    《民俗学》中的各章曾在不同时期陆续发表,作者依照其中连贯的思想脉络,将这些思想印迹重新修整和排列,把他十多年间对民间文学学科范式转换的思考轨迹集中、有序地呈现出来。解决学科危机,即解除民间文学学者对学科基本概念的怀疑,寻求克服危机的理论出路,是这条小径的出发点。第一段路是对民间文学进行的胡塞尔式的现代性反思。在民间文学的草创时期,“民间”需要依靠官方从其否定方面定义,而经过“阶级论”的洗礼,“民间”又被转换为“以‘现代人’为主题、以‘阶级论’为语式的本土化现代性方案在象征层面的知识表达”。在这之中,集体的“大我”对个人的“小我”始终享有近乎强制的代言权利,而“民间”作为建构现代民族国家所需的符号,未曾出现过自由、独立的主体。面具一张张被替换和废弃,面具本身也更加令人怀疑,学科危机由此日益凸显。因此,需要将学术与极权意识形态的纠葛斩断,而学科问题也演变为如何在民间文学中发现个人的主体性,实现民间社会的自由和自律。

    自此,小径转入深邃。如果将受意识形态左右的民间文学研究,看作是索绪尔针对语言学所划分的外在的、历时的“言语”研究,为解决学科问题,需要转变学科自身的研究范式。因为即使内在的、共时的“语言”研究成为研究者的学术追求,即学者弱化“民”的定义,而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俗”,其作为认识主体的外在性和历时性使他仍无法获得绝对客观的真理。这种基于理论理性的“中立”研究,不但“仍然可以被视为发挥了实践理性的现实功能的实用性知识”为政治所利用,自身也丧失了针对现代社会问题的批判能力。因此,需要转变的是认识主体(研究者)与认识客体(研究对象)的关系,将主—客体的研究关系转变为主体间的对话关系;并超越语境,在主体的纯粹理性中,寻找具有真理性的纯粹实践理性知识。即在研究者与研究对象相遇之前,认识主体先验地知道同为实践主体的研究对象具有“自由”“平等”的理念,而通过民间文学的研究,他又能从实践主体中发现并受教到这些纯粹实践理性的知识。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4年民俗学理论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三篇 研究综述

    2014年的民间文学—民俗学理论研究总体上延续了近年学界从“文本”研究、“文化”研究向“语境”研究、“生活”研究的范式转换趋势,许多取径于后者的传统论题成果颇丰。与此同时,作为研究范式转型内驱力的“实践”维度逐渐由幕后走向台前,开辟了新的研究路径,生发出若干新的学术生长点,也涌现出不少高水平的成果。限于

    接续民间文学的伟大传统——从实践的内容—目的论到形式—目的论的哥白尼革命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民间文学—民俗学学者之所以充满信心,坚信小学科能够做出大学问、回答大问题,乃是因为,民间文学—民俗学学者,在民间文学的纯粹实践形式和内在实践目的——也就是民间文学先验的纯粹发生条件和绝对存在理由,也就是民间文学的先验传统和先验理想——中,发现了现代社会及未来社会的根本依据(根据)和原初法则(原则)。

    给予民间文学应有的发展空间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80年前,钟敬文先生在《民间文艺学的建设》一文中,首次提出了“民间文艺学”的学科名称,指出民间文艺学的学科内容,“就是关于民间文学的一般特点、起源、发展以及功能等重要方面的叙述与说明”。简言之,民间文艺学是一门研究民间文学的学科,在现行学科目录中,该学科就被称为民间文学。在民间文学下面,还有神话学、史

    民间文学:转向文本实践的研究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民间文学的文本一直是中国学者关注的核心问题,它不仅关乎对民间文学特有属性的认识,也直接决定着民间文学田野调查的实践原则和判定标准。21世纪以来,随着表演理论和口头—程式理论的系统引进以及本土化研究的不断深入,中国学者对民间文学文本的认识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而且出现了由文本返回语境的重要转向。但一些基本的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