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一、近代中国边疆研究机构之演变及其概况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研究机构概况 作者:《暂无作者信息》 浏览次数:0
摘要:  近代以来,中国边疆研究异军突起。相对于晚清时期的西北史地研究而言,民国时期边疆研究更多具有群体与组织的特性,研究者除了独立开展实地调查和学术研究之外,往往依托一些以边疆研究为主要使命的社团、学会及各类官方和民间机构,开展学术交流和合作,提供学术成果发表平台。极大促进了边疆研究及其成果的产生和传播。学界关于边疆研究机构的研究,大多集中在禹贡学会、新亚细亚学会、华西边疆研究学会及《边政公论》 《边疆通讯》等刊物上,对近代以来中国边疆研究机构的整体状况及其演变态势关注尚少(更多边疆研究机构的个案研究也需学界继续发掘) 。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一、近代中国边疆研究机构之演变及其概况

    近代以来,中国边疆研究异军突起。相对于晚清时期的西北史地研究而言,民国时期边疆研究更多具有群体与组织的特性,研究者除了独立开展实地调查和学术研究之外,往往依托一些以边疆研究为主要使命的社团、学会及各类官方和民间机构,开展学术交流和合作,提供学术成果发表平台,极大促进了边疆研究及其成果的产生和传播。学界关于边疆研究机构的研究,大多集中在禹贡学会、新亚细亚学会、华西边疆研究学会及《边政公论》《边疆通讯》等刊物上,对近代以来中国边疆研究机构的整体状况及其演变态势关注尚少(更多边疆研究机构的个案研究也需学界继续发掘)。笔者在此仅从宏观角度对前者略作述论,期待学界更多先进投注于此,构建更为完整的中国近现代边疆学术史。

    一 近代中国边疆研究机构之演变

    历代多有设掌理边务之机构,有籍可考者,如秦代的“典客”,汉代的“大鸿胪”,隋唐设“鸿胪寺”,南宋并其职掌于礼部;元代设“宣政院”掌理佛教僧侣及吐蕃事宜,明代亦设“鸿胪寺”,清代始改“蒙古衙门”,后改为“理藩院”。这些机构既然处理边务,对边疆的调查研究也应是其职责,但显然不是其主要工作。民初基于“现在五族共和,凡蒙、藏、回疆各地方,同为我中华民国领土,则蒙、藏、回疆,即同为我中华民国国民,自不能如帝政时代,再有藩属名称,此后,蒙、藏、回疆等处,自应通筹规画,以谋内政之统一,而冀民族之大同”的立场,“理藩院事务,著即归并内务部接管”[※注],设置蒙藏事务处,后设蒙藏事务局,改由国务院直辖。1914年5月,袁世凯改在总统府设蒙藏院。南京国民政府于1929年2月成立蒙藏委员会,隶行政院。其主要工作是根据蒙藏地方的特殊情形,对其民政、教育、交通、实业等提出建设规划。蒙藏委员会先后成立的边疆研究机构有蒙藏文研究会、边事研究会、边疆政教研究会、边疆研究会等,并成立了蒙藏旬报社和边政公论社,聘请边疆问题专家担任委员,研究边疆事务,报道边疆资讯。

    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中央层面涉及边政研究的其他相关机构散布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教育部等部门。中组部设有边疆党务处和边疆语文编译委员会,负责处理在边疆民族地区党务、意识形态和语文编译工作。顾颉刚、韩儒林等著名学者都曾参与其工作。[※注]教育部1930年设蒙藏教育司(1946年更名边疆教育司),专管蒙藏及其他边疆教育。为强化对边疆教育的研究与指导,教育部1938年还成立边疆教育委员会,由教育部、蒙藏委员会、经济部、内政部、中组部、中央政治学校、中英庚款董事会等单位派员参加,并聘边疆教育专家12—16人担任委员。其主要任务是研究边疆教育办理的原则和实际问题、审议推进边疆教育方案等。教育部还要求边疆各省区亦成立地方边疆教育委员会。[※注]1941年国民党五届八中全会通过《边疆施政纲要》),提出:“设置边政研究机关,敦促专家,搜集资料,研究计划边疆建设问题,以贡献政府参考,并以提倡边疆建设之兴趣。”[※注]会后国民政府行政院“为研究计划边疆建设问题”,设立了边疆政治研究计划委员会,其主要职能是“约请对于边疆政治建设富有研究及经验之专家研究计划边疆建设方案,提经本会通过后送给行政院院长采择施行。”[※注]

  •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1

    章节:《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研究机构概况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西北民族论丛》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 \ 第四篇 刊物介绍

    《西北民族论丛》是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院(西北民族研究中心)主办的学术集刊,创刊于2002年,现已出版12辑。1—10辑为年刊,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从第11辑开始,本刊改为半年刊,每年出版2辑,并改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本刊曾于2012—2013年入选CSSCI来源集刊。《西北民族论丛》主要发表有关西北民族

    60年来西北边疆史地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 \ 第一篇 本刊特载

    近代意义上的西北边疆史地研究经历了三次繁荣发展时期。第一次是19世纪中后期,第二次是20世纪20—40年代。[※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60年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西北边疆史地研究步入了第三次繁荣发展时期。具体而言,这60年来的西北边疆史地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新中国成立后至“文革”前,虽然相关研究有

    西北边疆民族学术研讨会暨中国中亚文化研究会第三届年会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 \ 第三篇 学术活动回顾

    2002年3月24—26日,由陕西师范大学西北民族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中国中亚文化研究会联合主办的西北边疆民族学术研讨会暨中国中亚文化研究会第三届年会在陕西师范大学召开。来自北京、四川、甘肃、宁夏、新疆、内蒙古、江苏、陕西等8个省市区的60余位专家学者与会。会议的中心议题包括西北边疆民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 \ 第四篇 刊物介绍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季刊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原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边疆研究领域的唯一综合性学术刊物。本刊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坚持“双百”方针,提倡不同学术观点之争鸣,为促进中国边疆地区的发展、中国边疆研究学科的发展服务。《中国边疆史

中国边疆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中国大事记》,《东方杂志》1912年第8卷第12号。
删除朱家骅曾介绍这两个机构的职能,前者“时常讨论关于边疆的各种问题和工作”,后者是“把重要的国父著作和中央文告译成边疆各种文字,希望边疆同胞都能明白中央的旨意,并认识我国固有文化和现代世界文化;再把边疆文字的著作,次第译成国文,好使内地同胞也都能观摩你们的文化”。朱家骅:《朱部长讲边疆问题与边疆工作》,中央组织部边疆语言编译委员会编印,1942年,第2页。按:朱家骅兼任边疆语文编译委员会主任,聘请顾颉刚担任副主任,后顾推荐韩儒林继任。边疆党务处处长李永新曾兼理会务。参见顾颉刚:《〈文史杂志〉与边疆语文编译委员会》,《顾颉刚自述》,河南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183—185页。
删除《教育部边疆教育委员会章程》,1938年9月10日教育部公布,1940年5月8日修订,参见《边疆教育法令汇编》第1辑,教育部蒙藏教育司编印,1941年5月,第8—10页。
删除《八中全会通过边疆施政纲领》,《边政公论》创刊号,1941年,第137页。
删除《边疆政治研究计划委员会组织规程》,《云南省政府公报》1941年第92期,第2页。
删除参见陈长河:《国民党政府参谋本部组织沿革概述》,《历史档案》1988年第1期。
删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员会文史办编:《西康史拾遗》上卷,1993年,第65、90页。
删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川康甘青边政研究委员组织大纲》,1935年8月,四川省档案馆藏:民54-7725,第2—3页。
删除贵州省档案馆编:《贵州社会组织概览(1911—1949)》,贵州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245页。
删除参见马玉华:《国民政府对西南少数民族调查之研究(1929—1948)》,云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删除《川滇康三省边区边务设计委员会组织规程》,四川省档案藏:民54全宗7573卷,第106—107页。
删除参见汪洪亮:《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学术地图变化及边疆研究的复兴》,《四川师范大学学报》2015年第2期,第5—15页。
删除马长寿:《十年来边疆研究的回顾与展望》,《边疆通讯》第4卷第4期,1947年,第1—4页。
删除蒋致远:《第三次中国教育年鉴:第八编学术文化》,教育部,1947年,第1页。
删除汪昭声:《西北建设论》,青年出版社1943年版,第2—3页。
删除马长寿:《十年来边疆研究的回顾与展望》,《边疆通讯》1947年第4期,第1—4页。
删除边疆政教制度研究会:《发刊词》,《边疆通讯》1942年第1期。
删除相关情况可以参考刘逖:《中国地学会》,《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1年第2期,第103—106页。
删除周蜀蓉:《华西边疆研究学会之再诠释》,《中华文化论坛》2010年第3期,第82—89页。
删除周蜀蓉:《中国近代第一份研究华西边疆的珍贵文献——〈华西边疆研究学会杂志〉》,《南方民族考古》第9辑,第205—235页。
删除马长寿:《十年来边疆研究的回顾与展望》,《边疆通讯》1947年第4期。
删除《〈新亚细亚〉创刊宣言》,《新亚细亚》1930年第1期。
删除《禹贡学会募集基金启》,《禹贡》第4卷第10期。
删除史念海:《史念海自述》,见高增德、丁东编《世纪学人自述(第四卷)》,十月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
删除《本会三年来工作略述》,《禹贡》第7卷第1—3期合刊。
删除边事研究社:《发刊词》,《边事研究》1934年第1期,第2—3页。
删除《中国民族学会简章草案》,《新社会科学》,1934年第1卷第2期,第276页。
删除王建民:《中国民族学史·上卷(1903—1949)》,云南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188页。
删除《西南边疆》发刊词,《西南边疆》1938年第1期。
删除《中国边政学会成立》,《边政公论》1941年第1卷第3、4期合刊,第20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