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作为“破坏的狂怒”的独立性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年度文选 作者: 约翰·特拉劳 张东辉 浏览次数:19
摘要:  关于个体的自我规定、独立自由的人的观念具有强势的历史力量:这是现代人的原则。我们想在下文阐发黑格尔的某种含糊地表达出来的思想:对独立性的探求可能转变为破坏。我们将在其中发现思想史的一种奇特讽刺,即正是两位青年黑格尔派,不顾黑格尔的告诫,在政治和哲学领域将这种破坏性的潜质实现出来。除了这个结论,本文还会阐述,对这些事物的感受是如何损害马克思的传统形象,如何使一位新的、很有问题的马克思呈现出来的。相反,独立性必须与对他者的依赖性达成和解:独立性必须将某些方式的依赖性理解为它自身的和自由的前提。
作者简介:  作者系瑞典乌普萨拉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作为“破坏的狂怒”的独立性
    作者: 约翰·特拉劳 张东辉

    关于个体的自我规定、独立自由的人的观念具有强势的历史力量:这是现代人的原则。时至今日,已鲜有人用到“自我规定”的称谓,因为这个称谓已被用于阐发一些极为不同的、有的甚至截然相反的规范立场。在自律性个体的名义下,曾发起过各种反对或捍卫无政府主义和国家秩序的斗争。但显然,任何自我规定的理想作为消极的规定都必须以某种方式包含独立性因素:谁是自由的,他就独立于他者,因而在一种完全奠基性的意义上不是依赖性的。从特别现代的偏见看,倾向于自由的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过,谁是“为了他自己,不为了他人”(eleutheros ho autou heneka kai mē allou ōn),他就是自由的。[※注]但是,当独立性的思想最后被设想得极其激进和坚定时,人以及任何一个人的起源就成了问题。有起源,就意味着是依赖性的。我们想在下文阐发黑格尔的某种含糊地表达出来的思想:对独立性的探求可能转变为破坏。本文的主题要展现这样的内容,即对独立性的追求,作为片面地思考的环节潜藏着破坏性;这不仅是一种针对外部——在这种关系中,黑格尔认为首要的乃是涉及外部——的破坏,而且最终目的甚至是一种针对内部的破坏,因而针对从一开始就谨防依赖性的人的破坏。此外,本文还将表明,事实上,在黑格尔的继承者中,因而在黑格尔左派自身中,这种后果严重的自我规定的辩证法的发展成了纷争的种子。当对独立性的追求被推至极致的时候,要逻辑连贯地思考这种自主性就存在两种相反的可能性。我们将研究青年马克思和施蒂纳的这种思想,他们试图连贯而激进地将这种思想变为现实,只是方向不同而已。我们将在其中发现思想史的一种奇特讽刺,即正是两位青年黑格尔派,不顾黑格尔的告诫,在政治和哲学领域将这种破坏性的潜质实现出来。

    除了这个结论,本文还会阐述,对这些事物的感受是如何损害马克思的传统形象,如何使一位新的、很有问题的马克思呈现出来的。

    一 黑格尔的告诫:作为特殊者的扭曲解放的破坏性

    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展现了意志——作为自然法权的基础——的一种理性重建。意志的最初环节是简单的,单纯地建立在自身之上,因而也是空洞的。“意志包含α)纯无规定性或自我在自身中纯反思的要素。在这种反思中,所有处于本性、需要、欲望和冲动而直接存在的限制,或者不论通过什么方式而成为现成的和特定的内容都消除了。这就是绝对的抽象或普遍性的无界限的无限性,即对它自身的纯思维。”[※注]黑格尔本人关注的是,必须将意志的这种“抽象的”、仍非现实的和原始的规定把握为合乎理性的意志的展现过程中不充分、但必要的环节。然而,意志的这种规定决不是在精神发展过程重建中的单纯初步虚构和仅仅理论性的环节:这种规定是一种实在的危险。因为黑格尔在同一段落中明确说明,他在这里想到的是政治现象。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年度文选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社会政治哲学传统中的马克思财产权批判理论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马克思的财产权批判理论内生于整个西方思想史尤其是近现代社会政治哲学的传统之中,但它的生成语境不是任何一种单一的“知性科学”。而是社会政治哲学或政治经济学批判。因此,要想切中其本质地理解它,就必须充分考虑它得以产生的语境,及其所归属的思想谱系,分析它与古典自由主义者和黑格尔在处理财产权问题上的继承、批

    哲学如何面向中国现实?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研究报告

    哲学之所以能够以重启经典命题的方式打开自身的全新可能性,是因为人类存在的根本处境无非已经包含在诸如思维与存在、理念与现实、行动与世界这样一些古老问题之中。正是借助柏拉图、康德、黑格尔、马克思等伟大思想家的思考,现代人才有可能比较全面、深入地领略自身的能力,自身在世界中的位置以及他们对于文明世界所担负

    理性、自由与实践批判:两个世界的内在张力与历史理念的动力结构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新书选介

    该书以理性、自由与实践批判作为核心概念,力求阐释康德、黑格尔、马克思历史理论的生机、魅力和秘密。主要内容包括:(1)基于两个世界的内在张力与历史理念的动力结构这一解释框架,阐述了从康德、黑格尔的理性、自由与普遍法治的主题到马克思实践批判的变革逻辑;阐述了马克思究竟在何种意义上既批判地继承、又革命性地变

    历史与自由:现代性视野中马克思自由观的哲学反思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新书选介

    “自由”是马克思哲学的核心范畴之一,也是马克思最富当代价值的理论内涵之一。自由问题是随着传统社会的终结与现代社会的兴起而凸显出来的,它与现代性的“主体性”原则的确立相辅相成。马克思哲学立足于人的实践活动,把自由理解为人在现实历史中的自我实现过程,它所理解的自由是具体的、现实的、历史性的自由,它扬弃了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Aristotle,Metaphysics,982b 26-27.
删除G.W.F.Hegel,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Hamburg:Meiner,1995a,§5.
删除Vgl.etwa G.W.F.Hegel,Phänomenologie des Geistes,Hamburg:Meiner,1988,S.256.
删除G.W.F.Hegel,Vorlesungen über die Philosophie der Kunst,Hamburg:Meiner,2003,S.138;Vorlesungen über die Philosophie der Geschichte,in Werke,XII,Frankfurt/Main:Suhrkamp,1995b,S.176,195ff.
删除Vgl.J.Ritter,Hegel und die französische Revolution,Frankfurt/Main:Suhrkamp,1965,S.63f.
删除M.Stirner,Der Einzige und sein Eigentum,Stuttgart:Reclam,1991,S.5.
删除M.Stirner,Der Einzige und sein Eigentum,Stuttgart:Reclam,1991,S.225.
删除M.Stirner,Der Einzige und sein Eigentum,Stuttgart:Reclam,1991,S.69ff.
删除M.Stirner,Der Einzige und sein Eigentum,Stuttgart:Reclam,1991,S.9ff.
删除M.Stirner,Der Einzige und sein Eigentum,Stuttgart:Reclam,1991,S.384ff.
删除M.Stirner,Der Einzige und sein Eigentum,Stuttgart:Reclam,1991,S.384.
删除Aristotle,Politics,1253a.
删除Plato,Laws,626e;vgl.dazu wegweisend E.Belfiore,“Wine and Catharsisof the Emotions in Plato's Laws”,in Classical Quarterly,XXXVI,2,1986,S.421-437.
删除M.Stirner,S.254,vgl.229,342.
删除M.Stirner,S.174,184.
删除K.Marx,“Zur Judenfrage”,in Marx-Engels Werke,I,Berlin:Dietz,1964,S.347-377:S.364.
删除K.Marx &F.Engels,Die deutsche Ideologie,in Marx-Engels-Jahrbuch 2003,I,Berlin:Akademie Verlag,2004,S.118.
删除E.Fromm,Marx's Concept of Man,New York:Frederich Ungar,1967,S.64,79;I.Forbes,Marx and the New Individual,London:Unwin,1990,S.166,179;A.Schaff,Marxismus und das menschliche Individuum,Wien,Frankfurt/Main und Zürich:Europa,1965,S.58,128f,174,190,216,233ff,237f,243ff,262,(im Original:Marksizm a jednostka ludzka,Warschau:Wydawnictwo naukowe,1965);S.-E.Liedman,En värld att vinna.Aspekter på den unge Karl Marx,Stockholm:Bonniers,1968,S.147,150;H.Marcuse,“Neue Quellen zur Grundlegung des historischen Materialismus”,in Ideen zu einer kritischen Theorie der Gesellschaft,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69,S.18;B.Ollman,Alienation.Marx's Conception of Man in Capitalist Society,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6,S.110;I.Mészáros,Marx's Theory of Alienation,London:Merlin,1970,S.79,167,183f,241,277,285;vgl.gewissermaвen auch K.Axelos,Marx penseur de la technique.De l’aliénation de l’homme à la conquête du monde,Paris:Minuit,1963,S.249.
删除Schaff,S.128-129,190.
删除Liedman,S.142-143.
删除一个有趣的例外是G.Dicke,Der Identitätsgedanke bei Feuerbach und Marx,Köln und Opladen:Westdeutscher Verlag,1960,S.152。他评价《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这一章节对个体性而言非常重要,认为个体性在青年马克思那里是完全缺乏的。但奇怪的是,迪克的研究工作几乎没有被人察觉。
删除K.Marx,1990,S.545.
删除在论证财产的例子中,情况是类似的。马克思在另一处这样写道:“因此,我的个体性的个性应该就存在于[非异化的]劳动之中,因为这种劳动肯定我的个体生活。因此,劳动应该是真的、能动的财产。”(“Auszüge aus James Mills Buch,Elémens d‘économie politique’”,in Marx-Engels Werke,XXXX,Berlin:Dietz,1990,S.443-463:S.463)首先似乎可以从中得出这样的结论,即马克思承认通常意义上的个体性既是“个性”。但必须指明,异化在马克思看来在于劳动属于“另一个存在者,而不是我”(K.Marx,1990,S.518)。非异化的劳动属于谁呢?肯定不是属于个体自身,因而不是私人的,也就是说,非异化的劳动恰恰不是作为“财产”存在的。因此,“真的、能动的财产”在这里恰恰意味着决不是个体的东西,因为那指的会是私人财产。这意味着,马克思在此突破了语言惯例:“财产”不是个体的,“个性”也必定遵循这条道路。它是这样一种人的“个性”,这种人不占有与他人相对的个人的东西,即特性或所有物。Dazu vom Verf.Människoskymning/Menschendämmerung,Kapitel III.[从德文上看,“自己的”(eigen)、“财产”或所有物(Eigentum)、“特性”或“个性”(Eigentümlichkeit)、“特性”(Eigenschaft)具有相同的词根,因而从词源上考察具有类似的含义。在此,要注意到施蒂纳和马克思在措辞上的用意。——译者注]
删除Hegel,1995a,§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