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认知科学对当代哲学的挑战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年度文选 作者: 刘晓力 浏览次数:155
摘要:  广义的认知科学是由哲学、心理学、大脑与神经科学、计算机与人工智能、语言学、人类学、教育学等构成的丰富的学科群,由于哲学在认知科学建立之初就占据着一席之地,始终与认知科学的经验研究相生相伴。从另一个角度看,哲学与认知科学也形成了一种“双向挑战效应” :一方面,在认知科学各种研究纲领的建立和修正中,哲学始终起着不可或缺的奠基、审查和批判作用,使认知科学研究纲领发生了几次重大变迁,特别是90年代以来。这种挑战不仅催生了哲学中的物理主义和新二元论的多种争论形态,也产生了各类自然主义哲学的研究方向,这些新的趋向对当代哲学研究的基本概念、研究的问题域和研究方法都造成了过去不曾有过的深刻影响。
作者简介: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认知科学对当代哲学的挑战
    作者: 刘晓力

    广义的认知科学是由哲学、心理学、大脑与神经科学、计算机与人工智能、语言学、人类学、教育学等构成的丰富的学科群,由于哲学在认知科学建立之初就占据着一席之地,始终与认知科学的经验研究相生相伴。从另一个角度看,哲学与认知科学也形成了一种“双向挑战效应”:一方面,在认知科学各种研究纲领的建立和修正中,哲学始终起着不可或缺的奠基、审查和批判作用,使认知科学研究纲领发生了几次重大变迁,特别是90年代以来,从表征—计算为核心的第一代研究纲领逐渐发展成以涉身性为特征的第二代研究纲领,大大推进了认知科学的实证研究。另一方面,认知科学的实证研究成果和认知科学内部产生的哲学争论对当代哲学提出了新的挑战。这种挑战不仅催生了哲学中的物理主义和新二元论的多种争论形态,也产生了各类自然主义哲学的研究方向,这些新的趋向对当代哲学研究的基本概念、研究的问题域和研究方法都造成了过去不曾有过的深刻影响。以下我们将聚焦意识问题,讨论认知科学的经验研究与哲学之间的双向挑战效应,并就哲学家面对这种挑战将何去何从的问题提出一些见解。

    一 如何说明意识和意识的主观经验

    认知科学哲学家萨伽德(P.Thagard)在反思长期占据主流地位的认知科学的计算主义纲领时曾经指出,作为计算主义核心假设的“心智的计算—表征理解”正遭遇来自情感的、意识的、外部世界的、身体的、社会的、动力系统和量子计算的七方面的挑战。[※注]我认为,这些挑战同时也是对哲学的挑战。这是因为,当代科学和哲学在面对如何说明心智本质的问题时,最为困难的是要回答“意识难题”[※注]和“解释鸿沟”问题[※注]:具有精神属性的意识现象能否用处理物理现象、神经生物现象的自然科学去解决,对意识现象的解释与对物理现象和大脑现象的解释之间是否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年度文选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当代哲学如何面对认知科学的意识难题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论文荟萃

    在认知科学的发展历程中,哲学始终对其研究纲领的建立和修正起着不可或缺的奠基、审查和批判作用,并推进了第一代和第二代认知科学的发展。同时,认知科学的经验研究不断引起心智哲学和认知科学哲学的广泛而深刻的争论,不仅催生了物理主义和新二元论的多种哲学形态,自然主义哲学、自然化现象学、神经伦理学、实验哲学等方

    哲学与认知科学共生50年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2 \ 学术前沿

    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的认知科学,是对人类心智的多学科的科学研究,涉及心理学、神经科学、人工智能、语言学、人类学和哲学等领域。认知科学的学术共同体形成于1970年代后期,其标志是《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期刊的创刊(1977)和认知科学学会(Cognitive Science Society)的建立(1979)。自认知科学出现

    解释与心灵的本质:丹尼特心灵哲学研究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2 \ 新书选介

    心灵的本质是什么?古往今来,众说纷纭。丹尼特独树一帜:他既批判笛卡尔二元论,又批判笛卡尔式的唯物论;既反对传统的实在论,又反对激进的取消论,也不赞成相对主义和视角主义。他认为,心灵本质上离不开意向立场这种解释战略。我们说某个对象有心灵,不是由于它有某种心理实体或处于某种生理状态,而是由于我们向它采取

    访苏哲学见闻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1988 \ 国外哲学见闻

    1987年9月,我们作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会长,应苏联科学院哲学所所长拉宾的邀请,赴苏作了近3个星期的学术访问。我们到了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基辅,访问了苏联科学院哲学所、远东研究所、苏共中央马列研究院、社会科学院、莫斯科大学哲学系、列宁格勒大学哲学系、乌克兰科学院哲学所等八个单位,会见了著名的哲学家约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P.Thagard,Mind:Introduction to Cognitive Science(2nd edition),Cambridge:MIT Press,2005,p.140.
删除D.J.Chalmers,The Conscious Mind,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6,pp.3-31.
删除J.Levine,“Materialism and Qualia:The Explanatory Gap”,in D. Chalmers,Philosophy of Mind,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2,pp.354-361.
删除cf.D.Stoljar,“Physicalism”,in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ed.by E.N.Zalta,2009.
删除cf.T.Nagel,“What is it Like to be a Bat?”,in Philosophical Review,No.83,1974,pp.435-450;F.Jackson,“Epiphenomenal Qualia”,in Philosophical Quarterly,vol.32,1982,pp.127-136;D.J.Chalmers,Philosophy of Mind:Classical and Contemporary Readings,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2,pp.219-225,273-280,247-272.
删除cf.D.J.Chalmers,philosophy of Mind:Classical and Conlemporary Readings,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2,pp.55-72.
删除克里克:《惊人的假说》,汪云久等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年版,第3页。
删除T.Metzinger(ed.),Neural Correlates of Consciousness:Empirical and Conceptual Questions,Cambridge,MA:MIT Press,2000.
删除G.M.Edelman and G.Tononi,A Universe of Consciousness:How Matter Becomes Imagination,Allen Lane,The Penguin Press,London,2000.
删除参见本杰明·里贝特《心智时间:意识中的时间因素》,李恒熙等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删除“新二元论”的提法参见J.Perry,Knowledge,Possibility,and Consciousness,The Cambridge,Massachusetts:MIT Press,2001;M.R.Bennett & P. M. S. Hacker,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of Neuroscience,Oxford Massachusetts:Blackwell Publishing Ltd.,2003。
删除参见[澳]贝内特、[英]哈克《神经科学的哲学基础》,张立等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87—89页。
删除cf.D.J.Chalmers,The Conscious Mind:In Search of a Fundamental Theory,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6,pp.123-171.
删除贝内特、哈克,第68页。
删除参见贝内特、哈克,第113页。
删除除了本体论的二元论,还有谓词二元论、交互作用二元论(包括交互作用论 interactionism、副现象论epiphenomenalism和平行论 parallelism)等。[cf.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Howard Robinson:Dualism.https://plato. stanford.edu/entries/dualism(2016年2月29日)]
删除哈尼什:《心智、大脑与计算机:认知科学创立史导论》,王淼、李鹏鑫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68—171页。
删除埃文·汤普森:《生命中的心智》,李恒威等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6、194—199页。
删除埃文·汤普森:《生命中的心智》,李恒威等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38—39页。
删除F.J.Varela & J.Shear,“First-person Methodologies:What,Why,How?”,in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6(2-3),1998,pp.1-14.
删除cf.T.van Gelder,“The Roles of Philosophy in Cognitive Science”,in Philosophical Psychology,vol.11,1998,pp.117-136.
删除J.Knobe and S.Nichols(eds.),Experimental Philosophy,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