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中国当代哲学中的乌托邦思想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年度文选 作者: 马里奥·文宁 王歌 浏览次数:41
摘要:  乌托邦思想基于这样一种设想,社会以及生活其中的个体可以且应当有本质上的改进。鉴于中国社会、政治和生态上的弊端,中国当代哲学家中以乌托邦为导向的忧患意识提出了另外的可能性,与西方主流的后乌托邦时代的危机话语迥然不同。关于康有为这位乌托邦改良派,他这样写道:基于欧洲中心主义的乌托邦概念,库玛忽略了一点,通过结合儒家与西方元素,一种乌托邦思想的特殊的全新杂交形式在中国形成了。理想状况下,乌托邦思想不仅可以提升可能性思维,还可以完成另外的任务:可以警示我们因“善”而生的错误观念,不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
作者简介:  作者系澳门大学哲学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中国当代哲学中的乌托邦思想
    作者: 马里奥·文宁 王歌

    一 东西方乌托邦思想

    乌托邦思想基于这样一种设想,社会以及生活其中的个体可以且应当有本质上的改进。文学的乌托邦大约如莫尔所描绘的样子,哲学的乌托邦却完全不同,后者关乎建构一个想象的乐土,人尽安乐,别无他求。它旨在从哲学上构想一个本质上更善好的社会,使人对建立正义和善好生活的可能性更加敏感,这个目标肇始于柏拉图。马丁·泽尔(Martin Seel)对乌托邦的定义是:“时间与空间上都无法达到的状态,但可以且应当将其思考为可以实现的。”[※注]若是我们还想继续使用这个粗略的词语,那么西方的乌托邦思想在冷战之后就已经被消耗殆尽了,至少在形式上自相矛盾,以现实乌托邦的方式延续着。与之不同,这个概念在中国当代哲学中意义非同一般。[※注]儒家文化的政治哲学具有一种独特之处,即对有效的社会秩序孜孜以求,这些秩序在时间与空间上都无法达到,但被思考为可以实现的。蒋庆和慈继伟等哲学家都有这种乌托邦构想,思考从根本上别样的——蓬勃而出的更好的——社会秩序。本文就以这些哲学学者为对象。这种乌托邦思想的出发点是认为现实存在的社会危机四伏,且已十分严重,中国精神危机和信仰危机的说法不绝于耳。乌托邦思想意在危机中寻求生机,探索出路。在欧美文化圈,对完美社会的探索与反思几近灭绝,充其量在现实存在的乌托邦中存活下来,然而它在中国的政治哲学中却经历着复兴。在西方,乌托邦思想被斥为要么极权主义,要么远离现实,在中国,它却成为哲学奠基的介质,来重新发现并继续拓展社会与政治的可能性空间。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年度文选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当代中国激进的时代思潮:毛泽东和梁漱溟的空想主义

    来源: 湘学年鉴2012—2013 \ 论文摘要

    在《马克思主义、毛主义和空想主义:八篇文章》(九)一书中,迈斯纳将空想主义描述为卡尔·马克思和毛泽东的思想的重要部分。乌托邦是现代革命不可缺少的一个方面,考察毛泽东的空想主义对于理解毛泽东和毛主义十分关键。虽然乌托邦主题最早出现在毛泽东思想中是在1919年,但他的空想主义在1958年“大跃进”运动中表现得最

    三 湘学思想研究(下)

    来源: 湘学年鉴2015 \ 第一编 湘学研究报告

    (一)湘学哲学思想研究 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是系统化理论化的世界观。自宋代周敦颐奠定理学以来,到毛泽东等人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湘学人物提出了各种丰富的哲学思想。2015年的湘学哲学思想研究,主要集中在对中国哲学影响较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如周敦颐、王夫之、谭嗣同、李达、金岳霖、毛泽东等人的哲学思想的研究。1

    毛泽东时代

    来源: 湘学年鉴2014 \ 著作选介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何以会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自信豪言?面对强敌入侵和空前的民族危机,毛泽东又依据什么提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遵义会议确立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是怎么做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长征路上和张国焘的斗争为什么会成为毛泽东一生中“最黑暗的一段路程

    郭沫若对孔子的态度辨析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关于郭沫若一生对孔子与众不同的态度问题,学界讨论的文章已经很多,似乎没有再将这一问题提出的必要。但仔细研读这些文章,以下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很好厘清:第一,研究者往往把郭沫若对孔子和儒家的态度混为一谈,未加分别,特别是比较普遍地用郭沫若评价孔子的观点代替其对儒家的态度,实际上郭沫若对孔子与儒家的看法是有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Drei Regeln für Utopisten”,in M.Seel,Sich bestimmen lassen,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2002,pp.258-269.
删除罗尔斯在《万民法》中构想了一个现实的乌托邦,参见J.Rawl,The Law of Peoples,Cambridge 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1。华世平有一部关于中国现代乌托邦思想的导论,参见Shiping Hua,Chinese Utopianism,Washington:Woodrow Wilson Center Press,2009。
删除G.Davies,Worrying About China:The Language of Chinese Critical Inquiry,Cambridge 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7.
删除弗雷德里克·詹姆逊在“乌托邦政治”一文中探讨了西方乌托邦思想的消亡。F.Jameson,“The Politics of Utopia”,in New Left Review 25,2004,pp.25-54。
删除康有为:《大同书》,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删除张隆溪支持该论点,即便融合了西方理论模型,中国依然拥有自己的乌托邦传统。Zhang Longxi,“The Utopian Vision,East and West”,in Utopian Studies,Vol.13,No.1,2002,pp.1-20。
删除C.R.Hughes,“The Enduring Function of the Substance/Essence(Ti/Yong)Dichotomy”,in W.A.Callahan and E.Barabantseva(eds.),China Orders the World:Normative Soft Power and Foreign Policy,Washington:Woodrow Wilson Center Press,2001,pp.118-142.
删除T.A.Metzger,A CloudAcross the Pacific,Hong Kong: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2005.
删除Jiang Qing,A Confucian Constitutional Order:How China's Ancient Past Can Shape its Political Future,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13,p.42ff.
删除Jiang Qing,A Confucian Constitutional Order:How China's Ancient Past Can Shape its Political Future,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13,p.33.
删除Jiang Qing,A Confucian Constitutional Order:How China's Ancient Past Can Shape its Political Future,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13,p.68.
删除Bai Tongdong,“An Old Mandate for a New State:On Jiang Qing's Political Constitutionalism”,in Jiang Qing,2013,pp.113-128.
删除参见郝大维(David L.Hall)和安乐哲(Roger T.Ames)的阐释:Thinking Through Confucius,Albany: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87,pp.204-208。
删除在与蒋庆展开苏格拉底式的对话中,贝淡宁(Daniel Bell)试图设计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East Meets West: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in East Asia,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0,pp.277-336。
删除K.-H.Pohl,“Identity and Hybridity:Chinese Culture and Aesthetics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in A.V.den Braembussche,H.Kimmerle,N.Note(eds.),Intercultural Aesthetics:A Worldview Perspective,Springer,2009,pp.87-104.
删除S.C.Angle,“Chinese Philosophers and Global Philosophy”,于2015年10月27日下载。
删除Jiwei Ci,Moral China in the Age of Refor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4,p.12.
删除cf.Ci Jiwei,Dialectic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From Utopianism to Hedonism,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1.
删除Jiwei Ci,2014,p.27.
删除Jiwei Ci,2014,pp.73-75.
删除Jiwei Ci,2014,p.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