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福字是最深切的春节符号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作者: 冯骥才 浏览次数:149
摘要:  每年最冷的日子里,当那种用墨笔写在菱形的红纸上的大大小小的福字愈来愈多地映入眼帘,不用问,自然是春节来了。关于贴福字的起源传说很多,但我相信的还是民俗学的原理,它是数千年来代代相传、约定俗成、集体认同的结果,它作为一种心灵方式,深切和无形地潜藏在所有中国人的血液里,每到春节,不用招呼,一定出现。比如西方圣诞节的圣诞树,万圣节的南瓜灯,中国春节的福字,端午的龙舟,中秋的玉兔,元宵的灯笼,等等,早已经是人们喜闻乐见、深具节日内涵的象征性的符号。这是多美的生活情感,多美的民俗,多美的文化方式与心灵方式。一年一度,它总是伴随着繁纷的雪花,光鲜地来到人间,来到我们的生活和生活的希望里。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福字是最深切的春节符号
    作者: 冯骥才

    每年最冷的日子里,当那种用墨笔写在菱形的红纸上的大大小小的福字愈来愈多地映入眼帘,不用问,自然是春节来了。福字带来的是人们心中熟稔的年的信息和气息,唤起我们特有的年的情感,也一年一度彰显出年的深意。

    福字在民间可不是一般的字,这一个字——意含深远。

    它包含的很多很多,几乎囊括了一切好事。既是丰衣足食、富贵兴旺,又是健康平安、和谐美满,更是国泰民安、天下太平。可是生活永远不会十全十美,也不会事事如愿,此中有机遇也有意外,乃至旦夕祸福,这便加重了人们心中对福字的心理依赖。福是好事情,也是好运气。再没有一个字能像福字纠结着中国人对幸福生活强烈的渴望与心怀的梦想。它是广大民间最理想化的一个汉字。平时,人们把这些美好的期望揣在心里,待到新的一年——新的一轮空白的日子来临的时候,禁不住把心中这些期待一股脑儿掏出来,化为一个福字,端端正正、浓笔重墨写在大红纸上,贴在门板、照壁和屋里屋外最显眼的地方。这叫我们知道,人们年时最重要的不是吃喝穿戴,而是对生活的盛情与企盼。

    节日是人们的精神生活。

    关于贴福字的起源传说很多,但我相信的还是民俗学的原理,它是数千年来代代相传、约定俗成、集体认同的结果,它作为一种心灵方式,深切和无形地潜藏在所有中国人的血液里,每到春节,不用招呼,一定出现。它不是谁强加的,谁也不可能改变它,谁也不会拒绝它。于是,福字包括贴福字的民俗就成了我们一种根性的文化。

    近年来,不断有人想设计春节符号。显然,持这种好心的人还不明白,节日的符号更是要约定俗成的。它原本就在节日里。比如西方圣诞节的圣诞树,万圣节的南瓜灯,中国春节的福字,端午的龙舟,中秋的玉兔,元宵的灯笼,等等,早已经是人们喜闻乐见、深具节日内涵的象征性的符号。节日的符号不是谁设计的,是从节日生活及其需要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的。只要人们需要它,它就不会消失,还会不断被创造。记得多年前中央电视台一位记者在天津天后宫前年货市场上釆访我,他想了解此地老百姓怎么过年。我顺手从一个剪纸摊上拿一个小福字给他看,这福字比大拇指指甲大一点儿。这记者问我这么小的福字贴在哪儿,我说贴在电脑上。平日电脑屏幕是黑的,过年时将这小福字往上一贴,年意顿时来了。这种微型的福字先前是没有的,但人们对它的再创造还是缘自节日的情感,顺由着传统。

    再有,民俗都是可参与的,就像写在红纸上的这个福字,真、草、隶、篆怎么好看怎么写,任由人们表达着各自的心愿。因为福字是自己写给自己的,是一种自我的慰藉,自我的支持与勉励,也为了把自己这种生活的兴致传递给别人。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3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古代中国的时间生活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一 顺天遵时的智慧 《尚书·尧典》记载:“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尧命羲和四子分赴东、南、西、北四方,司掌春、夏、秋、冬四时,并发布讲话云:“咨!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允厘百工,庶绩咸熙。”《尚书·尧典》是中国古代关于中国古代时间体系最早的重要文献之一。

    身体民俗学视角下的个人叙事——以中国春节为例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在民俗学研究中,如何理解和运用那些经由访谈得来的具有“个人叙事”性质的资料,需要进行经验的总结和理论的探讨。近年来,民俗学研究的身体视角得到加强,这不仅是对哲学、社会学等学术思想中身体视角的借鉴,而且与当代社会发展过程带给人们的一些现实感受有更加直接的关联。与春节有关的个人叙事,来源于个人节日生活经

    传统节日的传承与发展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二篇 热点话题

    “修复与变革有价值的传统节俗” 20世纪80年代以来,对于中国传统节日的关注日渐“升温”,乃至形成轰轰烈烈的“传统节日复兴运动”,这是难得的一次重新认识传统价值的社会“总动员”。传统节日的复兴经历了自下而上,又自上而下,最终达成共识的推动过程。当今,传统节日重新回归社会生活是不可逆转的文化趋势。但经济全球

    复归生活、重建儒学——儒学与现象学比较研究纲领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6 \ 论文荟萃

    儒学一向包含着三个基本的观念层级:关于作为存在的生活、“无物”之“无”的生活感悟(生活情感、生活领悟);关于形而上的惟一绝对存在者、“纯有”的形而上学;关于形而下的众多相对存在者、“万物”的形而下学(伦理学、知识论)。在儒家看来,生活首先显现为“仁爱”的生活感悟。儒学的重建意味着:首先回归生活这个大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