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我做郭沫若研究(二)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十篇 学人回忆 作者: 蔡震 浏览次数:40
摘要:  我进入郭沫若研究领域,正逢其蓬勃开展,且方兴未艾之际,由是,我非常明确地认定了自己的学术方向:专作郭沫若研究。《生命意识:郭沫若五四时期文化心态的一种审视》 (载《郭沫若研究》第8辑) 、 《郭沫若:一个传统文化的历史投影》 (载《郭沫若学刊》 1990年第1期) 、 《浪漫精神与历史个性》 (载《郭沫若学刊》 1991.“郭沫若历史剧” “郭沫若在重庆” “从郭沫若史学研究谈当前史学发展趋势” “郭沫若与东西方文化” “郭沫若在日本” “郭沫若与中国现代文化的发展” “当代视野下的郭沫若研究” “郭沫若与中国知识分子在民族解放战争中的文化选择” “.
作者简介: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我做郭沫若研究(二)
    作者: 蔡震

    一 心无旁骛

    我进入郭沫若研究领域,正逢其蓬勃开展,且方兴未艾之际,由是,我非常明确地认定了自己的学术方向:专作郭沫若研究。那时,从事现代文学史研究者没有不研究鲁迅的,我研究生毕业后很长时间内没有撰写鲁迅研究的论文,因为郭沫若研究可作的研究选题太多了,进入这个学术领域,完全可以心无旁骛。我曾开玩笑地对朋友说过,在研究方向上,我应该会“从一而终”。朋友质疑,研究方向会不会太过狭窄了。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

    郭沫若是一个具有丰富历史文化内涵的研究对象。他漫长的人生行旅走过了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各个历史时期,他在很多时候还都是历史发展的重要参与者、见证者。他一生的活动涉及文学创作、文学理论研究、历史学研究、古文字研究、翻译、教育、外事、书法等诸多领域。这不是几本专著就可以研究得尽的。在现代文学史、史学史、文化史上,郭沫若都是一个具有标志性且绕不开的人物。郭沫若研究虽然只是对于一个历史人物的研究,却可以由此旁及、关联到许多研究领域。通过这个“专一”,在学问上可以达到“旁通”,也可以获得博识。

    再者,对于一个研究对象研究得越专一,也才能研究得越深入,获得更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知。那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没有一个主攻方向的研究,只能浅尝辄止。黄侯兴先生曾要求我通读过《郭沫若全集》,再来研究郭沫若。这当然不可能做到,因为《郭沫若全集》的出版延续了若干年的时间。但黄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也非常赞同,那就是首先要对研究对象有全面的了解。我是在《郭沫若全集》“历史编”“文学编”出版的第一时间就通读了这些著作,这为我的研究工作做了很好的学术准备。其实不只要阅读《郭沫若全集》,全集之外还有更多的郭沫若的文章著述需要阅读,而且这是一个不断发掘文献资料,不断延续阅读的过程。所以,若不能“专一”,也就难以博识。

    进入郭沫若研究领域,还有一个问题是一些人会在意的,即,是否喜欢郭沫若其人、其作品的问题。不少研究者可能因为不喜欢,或是谈不上喜欢而止步于这个研究领域。

    对于一个作家诗人而言,研究的兴趣或喜爱与阅读的兴趣和喜爱应该不是一回事。前者是对于历史的认知,解读,后者则是一个获得审美愉悦的过程。前者当然会包含审美的判断,但仅有审美愉悦的获得,是难以进入学术研究层面的,因为它会使得个人的审美经验代替了对于研究对象理性的、思辨的分析判断。作为研究者,如果只是凭借“喜欢”阅读谁的作品才去研究谁,那样的研究即使有所得,也难有学术上进一步的拓展和深入。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08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十篇 学人回忆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女神》出版90周年学术座谈会综述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学术会议

    为纪念《女神》出版90周年暨国际博物馆日,郭沫若纪念馆、中国郭沫若研究会与中国博物馆协会文学专业委员会共同主办的“文学与记忆”学术座谈会近日在京召开。《女神》这一新诗史上的杰作,引发各界专家热议。《女神》至今仍富有生命力 1921年,《女神》由上海泰东图书局出版,该诗集内涵丰富,具有复杂的时代背景和深层的文

    郭沫若新诗史地位形成中的《女神》版本错位问题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在中国新诗史上,郭沫若被认为“开一代诗风”,以“崭新的内容与形式”[※注],成为“中国新诗伟大的奠基者”[※注],自然凭借的是《女神》。即便今天郭沫若的形象浮沉起伏毁誉参半,其新诗史地位似乎仍然稳固而不可撼动。然而,我们不能忽视的是,或出于对诗艺的完美追求,或出于特定意识形态的诉求,郭沫若曾反复修改《女

    《女神》在高校教材中的传播与读者接受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一个时代的政治文化最能体现在教科书中,尤其是有关人文学科方面的内容,教科书就是一个窗口,从这里我们能够发现一个时代的政治文化是如何改变人们的行为和习惯的。”[※注]“中国现代文学”是高校中文专业的主干课程,其教材相应也成为中国现代文学传播、阐释和经典化的重要媒介。现代文学作家作品在高校文学史教材中的

    “从一而终”结出“专精于一”的硕果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七篇 年度访谈

    一 蔡震先生的治学之路 张勇(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副研究员):蔡震先生,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您作为郭沫若研究的资深专家长期以来一直从事郭沫若的相关研究,并且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出版了《郭沫若与郁达夫比较论》《文化越境的行旅——郭沫若在日本二十年》《郭沫若生平文献史料考辨》等学术专著,提出了“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