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卷 >>文献详情

《创造》季刊“评论”栏综论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作者: 咸立强 浏览次数:226
摘要:  郭沫若与《创造》季刊“评论”栏现有论著谈及《创造》季刊“评论”栏的设置时,都认为“创作” 、 “评论” 、 “杂录”三个栏目最早出现于《创造》季刊创刊号。”笔者由此推断, 1922年7月,郭沫若重排的《创造》季刊创刊号当年并没有出版,而是一直等到1923年6月20日,增加了卫天霖的封面画之后,郭沫若在1922年就已经改编完成的《创造》季刊创刊号才正式出版,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创造》季刊创刊号的第二版。经过“杂录”栏的拆分之后, “评论”栏虽然独立于“创作”栏,但在分量(篇幅)上却没有了可比性,不至于在版面上造成喧宾夺主的效果。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创造》季刊“评论”栏综论
    作者: 咸立强

    在现代文坛上,“异军突起”的创造社开创了一个辉煌的文学时代,最主要的凭借便是他们创办的一系列文学刊物。其中,《创造》季刊的创办及“评论”栏的设置,尤为引人瞩目。张勇指出:“翻阅与《创造》季刊和《创造周报》同期或更早些的文学期刊,通过比较我们不难发现,前期创造社期刊栏目设置的最大创新点就是文艺批评和评论专栏的开辟和建设。”并认为正是《创造》季刊“将文学批评作为一种新型文体样式在纯文学刊物上最早表现出来”。[※注]作为文坛的“闯入者”,[※注]创造社同人以“打架”的方式在文坛上杀出了一条血路,而“打架”最重要的方式和途径便是“批评”,而“批评”之于创造社的意义尽可从“评论”栏窥见一斑。时至今日,“评论”栏的价值和意义已经得到学界充分的认可与肯定,许多学人在其著作中都有所论述;相比之下,对“评论”栏本身的梳理,便略显粗糙,许多细节问题都值得进一步仔细推敲。笔者以为,关注细节,将相关问题的研究推向细化,对目前的创造社研究来说,是推动研究趋向深入,夯实已有研究成果最为有力的方式和途径。

    1.郭沫若与《创造》季刊“评论”栏

    现有论著谈及《创造》季刊“评论”栏的设置时,都认为“创作”、“评论”、“杂录”三个栏目最早出现于《创造》季刊创刊号。据笔者所知,实际情况并不如此简洁明了。

    《创造》季刊第1卷第1期“编辑余谈”中分别有郁达夫和郭沫若留下的几段文字。其中,郭沫若写的两段文字如下:

    一九二二年七月六日

    沫若志

    二三年六月十四日

    沫若再志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6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再谈郭沫若致张煌的两封佚信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选编

    《郭沫若学刊》2006年第3期,曾发表刘政江的《郭沫若致〈创作季刊〉张煌的两封佚书》(以下简称“刘文”),该文在第二段中写道:“佚书是1942年郭沫若写给《创作季刊》张煌的复信,收录于桂林普及出版社7月初版《当代作家书简》一书第99、100页。”[※注]根据这一句的叙述,可以推断出两个结论:一是郭沫若的复信作于1942年

    再谈郭沫若致张煌的两封佚信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选编

    《郭沫若学刊》2006年第3期,曾发表刘政江的《郭沫若致〈创作季刊〉张煌的两封佚书》(以下简称“刘文”),该文在第二段中写道:“佚书是1942年郭沫若写给《创作季刊》张煌的复信,收录于桂林普及出版社7月初版《当代作家书简》一书第99、100页。”[※注]根据这一句的叙述,可以推断出两个结论:一是郭沫若的复信作于1942年

    论郭沫若和郁达夫自传中自我形象的塑造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现代文学史上,郭沫若和郁达夫两位作家有许多可比之处,比如他们都有相同的求学经历,同是创造社成员,且都写过自传,等等。本文就郭、郁二人如何在自传中进行有意识的自我形象的塑造作一探讨。郭沫若的自传有几十万言,是个人经历的详细回忆录,内容完整;而郁达夫的自传只有九个短篇,即使加上一个《所谓自传也者》的序言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