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关于西方文论历史分期问题的讨论

摘要:  按照理论发展的一般规律,在经历过混沌发生期后,常态的理论生长必然是稳定共识期、震荡调整期、系统整合期这三个阶段的周期性演变。在前一篇文章中,我重点探讨了当代西方文论的基本定位问题, “如果说以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理论为代表的19世纪,依然算作一个有大体共识,稳定而略有震荡的理论时期,那么,以形式主义为先锋的20世纪文学理论,则由旧的稳定共识期进入新的震荡调整期。由此出发,我认为,经过百年多的震荡和调整,当代西方文论的发展,接下来应该进入一个稳定共识的新时期。事实上,所谓体系,本身就包含了系统发育的意指。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关于西方文论历史分期问题的讨论
    作者: 张江

    危机孕育了革命。按照理论发展的一般规律,在经历过混沌发生期后,常态的理论生长必然是稳定共识期、震荡调整期、系统整合期这三个阶段的周期性演变。[※注]在前一篇文章中,我重点探讨了当代西方文论的基本定位问题,“如果说以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理论为代表的19世纪,依然算作一个有大体共识,稳定而略有震荡的理论时期,那么,以形式主义为先锋的20世纪文学理论,则由旧的稳定共识期进入新的震荡调整期。其典型特征是,短短百年的时间里,大量的思潮、学派相互否定和替代,大量的思想家、理论家不断产生和消失,许多曾经宏大盛行的学说和方法不断走上顶峰并衰落,许多难以为传统所接受的观点和见解流星般升起又瞬间陨落。众声喧哗,却难有主流声音;学派林立,却只见矛盾和冲突,当代西方文论的最终价值和走向始终混沌不清”[※注]。由此出发,我认为,经过百年多的震荡和调整,当代西方文论的发展,接下来应该进入一个稳定共识的新时期。在我看来,这既是理论发展规律衍生出的自然结果,也是当代西方文论未来发展的应有范式。

    一 转型的条件已经具备

    目前,当代西方文论向稳定共识期跃进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大规模的系统融合已见端倪。

    一是当代西方文论发展演进至今,一些重要的理论流派及其思想方法已经成熟、强大起来,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其他理论流派的生成和发展,逐步形成聚合效应。对当代西方文论百年多的发展而言,历史上和当下流行的各种理论,大多都有应该给予充分肯定的优势。许多重要学派和理论对文学理论的重新构建做出了独特而重要的贡献,一些优秀的理论方法,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和带动力,引领了当代西方文论的基本走向。马克思主义文论就是如此,它在文学基本理论的阐释上,不仅具有系统性和完整性,而且方法论意识鲜明,具有其他文论所不具备的广度和深度。按照齐泽克的解释,这种优势在于马克思主义能够提供一种社会科学的分析批判基体,几乎所有看上去与政治、经济无关的现象,诸如文学、艺术、道德、法律、宗教等,都能在基体中得到充分澄清[※注]。如果用库恩的理论来说明,那就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文论采用了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范式,它的理论力量就在“应用范围和精确性两方面”凸显出来,成为左右当代西方文论发展的核心力量之一[※注]。结构主义、后结构主义、解构主义、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等,无不与马克思主义文论间有着承继关系。世纪之交兴起的发生学批评、新亚里士多德主义、幽灵批评、超物质批评、空间批评等,也浓烈地透露着马克思主义文论的色彩。在某种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文论已经成为各种新生理论的前导和基础,未来出现的文论流派几乎很难绕过它去。当然,海德格尔与伽达默尔的新解释学文论、姚斯和伊瑟尔等人的接受美学文论、萨特与雅斯贝尔斯的存在主义文论、拉康和齐泽克的新精神分析文论,等等,也都因为其新的方向性开拓和方法的进步性而取得了建树,从费耶阿本德的“理论增生”原则来说,这些具有范式引领作用的文论必将起到聚集、融合作用,引领当代西方文论走出繁杂曲折的震荡调整期,步入新的稳定共识期。

  •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1

    章节:《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6》 \  第二篇 重点文章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文学理论的未来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现状考察

    对于文学理论的发展,如下判断应该能够得到大多数学者的认同: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写的“理论”已经走到终点。“理论已死”“理论之后”等等提法,可以被视作这种判断的另一种表达。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理论”本身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相反,这种大写的“理论”仍然在当下的理论话语中占据着显要的位置。与“理论”联系在一起的

    从当下实践出发建立文学研究的中国话语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一、当前对待西方文论的两种态度 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国力增强,中国话语建设逐渐成为一个学界关注焦点。建设中国文学研究的话语,首先碰到的问题就是如何对待西方文论,其中存在两种路径。一种路径是走全盘西化的路。外国文学理论当然是要研究的,这些研究不能只局限于中国对西方思想的接受情况,不能只当作一种地方适用性

    当代文论重建路径:由“强制阐释”到“本体阐释”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文学访谈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当代西方文论被全面、系统、细致地引介到中国,西方文论以独霸天下的姿态支配了中国文学理论的研究格局和思维方式。在大量新奇概念和范畴的挤压下,中国文论产生了“失语”的焦虑,“话语重建”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理论的重大关切。应该用怎样的眼光审视当代西方文论?如何重建当代文论?基于多年潜心贯注的

    在反思与调整中重建当代中国文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现状考察

    2015年文艺学在反思与自审的理论基调中显示出强劲动力,充分体现了学科不断反思调整以应对持续理论危机的积极态势,以及学人不断批判超越以化解严峻挑战的理论勇气。除“中国特色文论话语体系建设”“百年文学理论中国话语”与“强制阐释论”等热点话题引发学界持续研讨与聚焦外,对中西文论美学中的基础理论、范畴、流派、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参见张江《关于西方文论分期问题的讨论——历史分期的标准及意义》,《外国文学研究》2015年第2期。
删除张江:《关于西方文论分期问题的讨论——当代西方文论基本定位》,《外国文学研究》2015年第3期,第8页。
删除[斯洛文尼亚]斯拉沃热·齐泽克:《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季广茂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2年版,第22页。
删除[美]托马斯·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金吾伦、胡新和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1页。
删除Hayden White,“The Absurdist Moment in Contemporary Literary Theory,”Directions for Criticism,Structuralism and Its Alternatives,Ed.Murray Krieger and L.S.Dembo,Madison:The U of Wisconsin P,1977,85-110.
删除王岳川:《当代西方最新文论教程》,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395页。
删除[英]拉曼·塞尔登、彼得·威德森、彼得·克鲁克:《当代文学理论导读》,刘象愚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31—334页。
删除[英]彼得·巴里:《理论入门:文学与文化理论导论》,杨建国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229页。
删除张江:《当代西方文论若干问题的辨识——兼及中国文论重建》,《中国社会科学》2014年第5期,第34—37页。
删除[英]安德鲁·鲍伊、于尔根·恩克曼:《对德国哲学与英国批评理论之调解——访欧洲哲学教授安德鲁·鲍伊》,周晓亮译,载《差异》第2辑,河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75—276页。
删除[英]拉曼·塞尔登、彼得·威德森、彼得·克鲁克:《当代文学理论导读》,刘象愚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9页。
删除李欧梵:《文学理论·总序》,参见[美]勒内·韦勒克、奥斯丁·沃伦《文学理论》,刘象愚等译,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7页。
删除杨冬:《文学理论:从柏拉图到德里达》(第2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20页。
删除阎嘉:《导论:21世纪西方文学理论和批评的走向与问题》,载[法]热拉尔·热奈特、琳达·哈琴、拉尔夫·科恩、霍米·芭芭等著,阎嘉主编《文学理论精粹读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页。
删除朱立元:《前言》,载[美]J.亨利斯·米勒《小说与重复——七部英国小说》,王宏图译,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4页。
删除[英]伊格尔顿:《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伍晓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00页。
删除[法]罗兰·巴尔特:《S/Z》,转引自朱立元《当代西方文艺理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98页。
删除参见毛莉《当代文论重建路径:由“强制阐释”到“本体阐释”——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江教授》,《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6月16日。
删除参见张江《本体阐释论》,《中国社会科学内部文稿》2015年第5期,第26—46页。
删除[英]伊格尔顿:《理论之后》,商正译,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