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国家理论及其当代启示

摘要:  在马克思主义波澜壮阔的发展史上, 《德意志意识形态》有着独特的历史地位。有的学者认为《德意志意识形态》 “形成了完整的科学的历史唯物主义的体系” [ ※注] ,有的学者称之为“里程碑式的重要著作” [ ※注] 。不管如何评价, 《德意志意识形态》这本写作于170年前的巨著确实是一座蕴含着丰富宝藏的思想矿脉,目前其中的国家理论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 ※注]其实,还应该增加一个证据,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理论:国家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历史发展的产物。
作者简介:  辛向阳,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国家理论及其当代启示
    作者: 辛向阳

    在马克思主义波澜壮阔的发展史上,《德意志意识形态》有着独特的历史地位。有的学者认为《德意志意识形态》“形成了完整的科学的历史唯物主义的体系”[※注],有的学者称之为“里程碑式的重要著作”[※注],有的学者则说《德意志意识形态》“引发了欧洲政治社会思潮的一次主要剧变”[※注]“这本著作标志着人对于自身思考上的史无前例的转折点”[※注]。不管如何评价,《德意志意识形态》这本写作于170年前的巨著确实是一座蕴含着丰富宝藏的思想矿脉,目前其中的国家理论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一 《德意志意识形态》国家理论的思想来源

    《德意志意识形态》包含着非常丰富的国家理论。这些理论的产生不是偶然的,是有客观历史条件和深厚的思想渊源的,是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发展的必然结晶。

    第一,历史唯物主义的形成必须要科学回答关于国家的基本问题,国家问题是历史唯物主义形成不能跨越、绕开和回避的重大问题。在历史唯物主义形成之前,旧唯物主义者几乎都涉及过国家问题。旧唯物主义之所以不能走向历史唯物主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家问题成了他们的“绊脚石”。旧唯物主义者看待国家问题基本上都是唯心主义的,就像马克思恩格斯所言:“当费尔巴哈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时候,历史在他的视野之外;当他去探讨历史的时候,他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注]在国家问题上同样如此。这些旧唯物主义者往往把国家看作自古就有的东西,是永恒存在的,不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他们把国家看作普遍利益的代表,是决定社会发展的关键力量,是国家决定财产权,而不是相反。例如,施蒂纳认为:“财产问题只决定于政权,既然只有国家是掌权者,不管这是市民的国家还是游民的国家或者只是人的国家,那么只有国家才是所有者。”[※注]费尔巴哈认为,唯心主义的思辨哲学同神学一样,都是颠倒了主语和谓语的关系,他致力于把这种颠倒的关系颠倒过来。但实际上,在国家问题上,费尔巴哈依然没有能够把国家与社会的关系颠倒过来。马克思恩格斯正是正确理解了国家的起源、国家同市民社会的关系,才确立了唯物史观。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受到迄今为止一切历史阶段的生产力制约同时又反过来制约生产力的交往形式,就是市民社会。”[※注]“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出,这个市民社会是全部历史的真正发源地和舞台。”[※注]马克思恩格斯把国家看作生产力和交往方式发展的产物,而不是相反,这是理解历史发展逻辑的关键问题之一。如果不能正确理解国家产生的基础及本源,就无法正确把握历史逻辑,就无法从历史唯心主义的窠臼中走出来。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明确指出:市民社会包括各个人在生产力发展的一定阶段上的一切物质交往,是国家产生的基础,“市民社会这一名称始终标志着直接从生产和交往中发展起来的社会组织,这种社会组织在一切时代都构成国家的基础以及任何其他的观念的上层建筑的基础”[※注]

  •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1

    章节:《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6》 \  第二篇 重点文章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MEGA:陶伯特版《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译著举要

    马克思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是标志其历史唯物主义诞生的重要文本。因其文本产生与流传的复杂性,对《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文本学研究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学术任务。英格·陶伯特是德国著名的马克思文献研究专家,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编辑委员会的重要成员。他所编辑的《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提

    重新理解马克思的“新哲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研究报告

    近年来,国内《德意志意识形态》研究方兴未艾,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领域的一个学术热点。不同于过去偏重阐发《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标志性意义即马克思的新世界观或“新哲学”的问世,近年学者们从文献学、唯物史观、青年黑格尔派哲学思想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共产主义思想和意识形态理论等维度进行了全方位的探讨。要言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1 \ 第六篇 著作选介

    1.走向历史的深处——马克思历史观研究陈先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该书对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和社会发展规律进行了深入研究和思考。作者认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唯物史观确实集中而鲜明地表达了马克思的独创性和突出贡献。辩证法和认识论的某些原理,可以在马克思的先驱们那里找到初始状态:古希腊就出现了朴素唯

    郭沫若摘译《德意志意识形态》述论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1938年11月,言行出版社初版发行了郭沫若于20年代末译就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出版时的书名即《德意志意识形态》)。郭沫若当年翻译时是用苏俄马克思恩格斯研究院首任院长李亚山诺夫(今译为梁赞诺夫)主编的《马克思恩格斯文库》做底本的。郭沫若版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内容涵盖《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发展史研究所:《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28页。
删除侯惠勤:《〈德意志意识形态〉的理论贡献及其当代价值》,《高校理论战线》2006年第3期。
删除[法]雅克·阿塔利:《卡尔·马克思》,刘成富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78页。
删除[法]雅克·阿塔利:《卡尔·马克思》,刘成富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80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30页。
删除[德]施蒂纳:《唯一者及其所有物》,金海民译,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275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40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40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83页。
删除《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4页。
删除[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或自然法和国家学纲要》,范扬、张企泰译,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第259页。
删除[德]黑格尔:《历史哲学》,王造时译,上海书店出版社1999年版,第51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4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12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13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84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84页。
删除[美]理查德·派普斯:《财产论》,蒋琳琦译,经济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16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36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36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6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26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83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83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84页。
删除郑成良:《专政的源流及其与法治国家的关系》,http://www.guancha.cn/zhengchengliang/2014_12_26_304498.shtml。
删除《江泽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223页。
删除寒竹:《政府改革应强化公共管理职能》,http://www.guancha.cn/politic&/2012_07_30_87837.shtml。
删除《江泽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223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84页。
删除褚国飞、闫勇:《制度性改变或在西方发达国家萌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月14日。
删除[法]托马斯·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巴曙松等译,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第98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5页。
删除[法]雅克·阿塔利:《卡尔·马克思》,刘成富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78—7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