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关于恩格斯晚年思想研究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6 >> 第四篇 热点聚焦 作者:《暂无作者信息》 浏览次数:42
摘要:  2015年是恩格斯诞辰120周年,学术界从多个视角、多条路径对恩格斯晚年思想展开研究,重新阐述恩格斯晚年思想的意义和价值。中共中央编译局张文红研究员基于文本解读,从恩格斯的《卡·马克思〈 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以及1893年对法国《费加罗报》记者谈话等几篇引发思想争议的文本源头入手,分析了恩格斯是否是一名持之以恒的共产主义者的问题。对恩格斯的晚年思想要结合历史背景并回到文本进行分析,要对学术界存在的有意或无意的曲解和误解恩格斯思想的行为进行批评和回应,要关照现实,重新正视恩格斯的历史贡献,坚定马克思主义的信心。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关于恩格斯晚年思想研究

    2015年是恩格斯诞辰120周年,学术界从多个视角、多条路径对恩格斯晚年思想展开研究,重新阐述恩格斯晚年思想的意义和价值。对于“恩格斯晚年”起点时间的界定,学界虽有不同看法,但大多数学者认同的时间是1883年马克思逝世之后至恩格斯在世的12年。这一时期,恩格斯独自承担了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国际工人运动、培养各国年轻的社会主义活动家和理论家的重任。由于这一时期西欧资本主义伴随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兴起,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恩格斯的思想发生了一些变化。如何看待恩格斯晚年思想的变化,国内外学术界一直存有争议。争议的焦点在于:恩格斯晚年思想是原则的改变还是策略的改变?

    有学者认为恩格斯晚年完全抛弃了他和马克思一道制定的暴力革命斗争策略,转而主张工人阶级通过合法斗争取得政权,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是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首倡者,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不仅如此,还有人认为恩格斯晚年把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否定了,把整个共产主义理论体系否定了。恩格斯此举是对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的彻底“修正”,是抛弃其不成熟时期所憧憬的共产主义幻想的结果。因此,他与伯恩施坦相比,是最大的修正主义者。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张新教授认为,恩格斯晚年对革命策略的调整,是以欧洲发达国家社会历史条件的变化为依据的,而不是因为他放弃了共产主义目标;恩格斯没有把暴力革命看作根本原则,晚年主张以合法斗争为主也不是根本原则的改变;恩格斯与伯恩施坦的修正主义具有本质区别,后者借口社会历史条件的变化彻底背弃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目标和原则。[※注]中共中央编译局季正聚研究员从“修正”概念的辨析入手,探讨了修正主义概念的内涵与实质。他结合19世纪70年代以来的科技革命对资本主义的影响,对恩格斯晚年所处的社会状况、历史条件和背景进行了深入分析,提出要将理论放到历史情境之中进行研究,并强调要认识到当代资本主义变化的时代意义,要从实际出发,体现时代的关照性。复旦大学高国希教授从整体性的角度对1883年以后恩格斯的思想与马克思的思想进行了比较,认为恩格斯的思想是根据新的情况作出的与时俱进的发展。通过“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目的论与科学论”两个维度的理论比较,他提出恩格斯的晚年思想是在马克思、恩格斯整体性思想基础上的新的发展,这既符合社会发展规律,也符合理论发展规律。中共中央编译局张文红研究员基于文本解读,从恩格斯的《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以及1893年对法国《费加罗报》记者谈话等几篇引发思想争议的文本源头入手,分析了恩格斯是否是一名持之以恒的共产主义者的问题。她强调指出,马克思主义不是僵死的教条,而是发展的、与时俱进的科学,其基本立场、观点、方法是我们行动的指南,个别结论的变化要根据变化了的情况进行正确理解。东华大学秦德君教授基于恩格斯的晚年思想变化,重点探讨了恩格斯在晚年发生思想变化的原因。[※注]

  •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1

    章节:《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6》 \  第四篇 热点聚焦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基本思想及其真髓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1 \ 第二篇 特约文稿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基本思想,是丰富多彩的、多方面的和非常深刻的。它构成了马克思主义体系的理论基础。要在有限的文字内阐述清楚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基本思想,具有相当的难度,难免挂一漏万。本文以《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十卷中的主要文章为依据,遵循恩格斯《反杜林论》和列宁的《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等著作

    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及其当代价值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0 \ 第二篇 特约文稿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历史人物,生命是有限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是特定时空的经典文本,写作年代是不变的。但他们的生命价值和他们的思想能超越自己的时代,在于他们著作中所包含的基本原理。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决不会把马克思和恩格斯文本中的每句话奉为金科玉律,也不会期望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为他们逝世后的一切新

    马克思恩格斯思想比较研究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新书选介

    马克思与恩格斯思想的比较研究是随着“马克思恩格斯问题”的提出而兴起和发展的,当前正在成为国内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热点。“马克思恩格斯问题”是指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关系问题,包括马克思与恩格斯之间的思想关系问题、文本关系问题和生平交往关系问题。作者在详细梳理和解读国内外马克思与恩格斯思想关系研究的有关文献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5 \ 第五篇 论文荟萃

    【马克思恩格斯对国际工人运动的整体指导——从三部党纲的制定和两部党纲的批判说起】房广顺《马克思主义研究》2014年第7期 The Overall Guidance of Marx and Engels on International Labor Movements:Beginning with the Formulation of Three Party Programs and the Critique of Two Party Programs房广顺《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